。The Seeker。

關於部落格
不論今日是否讓你逐開笑顏,只願今世令你無悔。-----------歡迎先看自介 : )
  • 201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關於寧次之我見(至614話)

先把我之前被問為什麼喜歡寧次的回覆貼上來XD
 
其實一開始只是很中二的理由,那年正值中二,大家都有個本命角色,
所以我也想找一個本命,就選上了寧次XD
怎麼說第一印象很不錯(欸)
說真的為什麼特別注意到他,原因真的不太記得了....
不過印象好就會特別注意吧?應該是這樣XD
之後岸本就對寧次有了比較深入的描寫,
關於命運,關於籠中鳥,關於心靈的自由....
其實覺得會喜歡寧次(對於他的內心)的人,或多或少都有點命運論/宿命論的束縛,
這點在614之後上了百度貼吧看了別人的貼之後,得到這種感想......
對於命運的看法在小的時候就經常思考,
也正是因為這樣才會對寧次的內心有共鳴XD
希望他自由翱翔的心願也跟自己渴望內心自由的意志共存,
漸漸的變得難以分離,成為我精神的一部份了,
所以說對他的感情真的很難明說,也很難一語道盡,
如果能用自己的cosplay表現出來就太好了 : )
"湛藍的天空引領著翱翔天際的希望。
即使困躓難行,我仍會隨著我所選擇的潮流前進!"
這是我2005年時為寧次寫的,這句話應該能多少表達出我對寧次的看法,
以及對自己的期望....
若人都是籠中鳥,被命運所束縛,那麼就期望內心的自由吧!
即使有命運的存在,也努力於當下,選擇自己所能決定的,
不論是否有命運,不論這個宇宙是否從起始到終末所有一切都被注定,
追求心靈的自由,超脫束縛,為自己的目標而努力,隨著自己所選擇的潮流前進,
那麼不論究竟是否沉浮或選擇潮流,都能夠坦然面對,
即使那一切終究是被注定.....
命運論的超脫辦法,就只能沒有命運這個概念了,
但前述所言,則是即使有命運,即使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被掌控,
也要是隻就算在困在籠中,內心依然自由的小鳥 : )
唉唉.....寫完上面那段......想到最後寧次也就是這樣吧
但按照岸本最開始的描述以及當時的用意,
不應該是照著爸爸的路走呀....
沒有突破父輩這樣行嗎?這是JUMP吧...
終究是被束縛的小鳥啊
但期望看到的是努力掙出籠子,自由翱翔的你啊....
 
當時打完這些自己也哭了....
因為思緒與情緒上是連貫的,曾想著要重寫整理過,但發現真的很難,
就乾脆直接用上來orz
 
對我而言,命運是一種概念,因此不被這個概念束縛便是自由的,
一旦有命運的存在,便不會有改變這件事
正是因為不知道命運的全貌,你自以為改變了,
但其實還在命運之中,我覺得這就是命運論,
不能說不知道所以還有改變空間,
命運指的不就是一切注定,全知且無法變動嗎?
 
當寧次在第十二集與日足解開心結後,
他內心的獨白就表現出他已不受命運這個概念所束縛,
不論這邊是用岸本對命運的看法,或是我對命運的看法,都是如此...
當他用自己的內心去抉擇潮流,而不論一切是否被注定,
都是他的自由意志,無論如何都向著自己的目標邁進,
此時此刻的他,已擁有了自由之心,
因此岸本在614話的安排與描述,我是完全不能接受,
倘若他對寧次的自由是僅限於內心層面,
那他在第一部時就已經做到了,
根本不需要重蹈日差的覆轍,
寧次在第一部所表現出來的"自由"已經比日差更上層樓,
日差是在不得已的情況下,給自己一個"自由的選擇",
但其實當時的情況根本不由得他,
而寧次已能不受宗分家的桎梏,向著變強的目標努力,
日差不論內心如何解讀,結果都是相同的,
寧次則是在未知的情況下,做出能夠坦然面對自己的選擇,
不論這個選擇所造就的結果是甚麼,都無愧於心,
在第一部就已經達到的境界,
何須再來614話的安排呢?
 
再說614話,吐槽點多到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原本是想等岸本給個結果,一切塵埃落定後再來談論,但就先整理一遍吧....
 
其實直到現在我還是不能再看614話,不能再去細想,因為真的太痛苦了,
直到現在,我仍不願用那個詞彙去形容他,因為我還在期盼,在等待...
 
就先說戰鬥的部分,用一個日向家的天才去擋刀是怎樣?
隨便抓隻雜魚都能做到的事,這樣做簡直是莫名其妙到了極點,
如果真正發揮了寧次的實力,做出精彩的戰鬥,
我想還不至於那麼讓人難以接受,
但都沒發揮到就因為擋刀而....說真的一點感動都沒有,
完全的難過,純粹的難過,怎麼會是這樣呢?
一個角色的終局如果真是這樣,岸本這個劇情刻劃是失敗了,
不僅打臉前面的劇情與角色刻劃,在少年漫畫重要的戰鬥描繪也是徹底的失敗,
這就是為什麼多數人都比較喜歡第22集中,與鬼童丸對戰那一役,
因為寧次有將他所有的實力都表現出來,不論是戰鬥上或心境上,
不輕易放棄,勇往直前,最後精彩的擊敗了強敵,
這才是少年漫畫裡應有的戰鬥,
對比614話....有戰鬥嗎?(我只看見擋刀)
再論內心的部分,前面已經說了,內心的自由早在第一部就達成了,
614話裡又將日差拿出來講一遍,寧次最後選擇了跟爸爸一樣的路,
老實說我只覺得多此一舉了.....
繞了一大圈最後只達到跟父親一樣的高度,
我不認為這是JUMP這種熱血少年漫畫所該有的,
JUMP應該是要超越父執輩,更加進步更加強悍才對,
就像鳴人應該要超越水門,小傑要超越金一樣(錯棚啦),
這就是為什麼我覺得他自己打臉了前面對寧次的刻劃,
他就算不這樣解釋寧次的自由,在讀者的心中他的內心也早已是自由的了,
原本也沒期待過或思考過岸本會對日向宗分家做個處理,
反正這也無所謂,因為寧次除了咒印,早已不受宗分家的限制,
他守護雛田不是因為宗家,而是因為雛田是他的妹妹,
如此還用日差的話來敘述寧次.....不顯得牛頭不對馬嘴嗎......
 
614話讓我完全感覺不到寧次內心的自由,只感受到劇情的生硬與不合理,
如果岸本對寧次自由的解讀,僅止於內心,那這段我真的...不忍再說,
按照最初始的劇情與描繪來看,應該是讓寧次在外在環境上也不再受限於宗分家,
努力超越分家的限制,努力的掙開籠子,飛向湛藍的青空自由翱翔,
(簡單說就是成為日向當家XD)
但這部份說真的沒有期待過,因為岸本也不一定會完整的交代配角的故事,
不過當時我是這樣想的,寧次已有了內心的自由,那就只剩外在的限制了.....
 
另外說下,其實很不喜歡看到有人說"啊,不要復活啦,很狗血很老梗耶"這類話,
如果自己喜歡的角色被這樣發便當,有多少人能忍受,
這個劇情就是不好,就算不是寧次迷也有很多人覺得這便當發的爛,
所以才會期待復活,不要因為自己覺得不想看到,就說這種話...
這看在我的眼裡真的很傷很難受...
就算是其他角色便當了,我也不會說不想看到復活戲碼,
因為一定會有人很難過...
 
在還能期待的狀況下,會繼續盼望下去,但說真的岸本怎麼想怎麼安排,
都不是讀者能隨心臆測的,不敢抱太大的期待,只怕會更受傷,
如果真的如此,在我內心已成為一部份的寧次精神,
我所渴望追尋的自由,就這樣連同寧次的折翼一同被生生的剜去....
永遠不會癒合,就這樣缺了一塊...
 
唉寫了這麼多,大致上就是這樣吧,很多思緒很難透過文字整理,
本身文筆也不算很好,有些東西就是在內心會反覆思考,片段性的很難一時間寫出來,
 
總之期待見到寧次再次活躍,不這樣的話我也只能如此定調了XD
 
寫到後來不知道是不是凌亂了...有人看完的話很感謝你!
-----------------------------------------------------------------------------
補一下在百度的回覆XD
-----------------------------------------------------------------------------

我所說的自由是指內心層面的,上面寫的也是這樣,岸本對於寧次的自由僅限縮在內心層面,若將自由之意涵針對寧次解釋,可以分成三個層次:
1.內心自由
岸本從第一部到最後614話,都只在這個層次解讀,儘管有著外在的束縛但追求心靈的超脫,就算有外在有命運的限制,但從自己的內心做自由意志的選擇,這邊就是寧次在第12集裡的獨白,就算不知道究竟人是沉浮於潮流或選擇潮流,但如果是後者,人就可以向著自己的目標努力前進,所以寧次已經有了內心的自由,因為他選擇不被命運束縛,不再將所有的一切歸諸命運,而是靠自己的雙手去掌握未來的潮流。
2.外在自由-宗分家
有了內心自由,剩下束縛住寧次的就是咒印跟宗分家制度,先談宗分家制度,從以前看的時候,就不認為岸本會對此多著墨,除了這不是少年漫畫故事的主軸之外,寧次是個配角,基本上很少會在對配角的細項部分做處理。這裡可以再分成兩小項目:
a.成為日向當家
日向家不再受限於宗分家之別,讓較有實力與天賦的寧次成為族長,可以想像成兩種情況,一種是鳴人改革了日向家制度,一種是日足不管日向家制度而將族長之位傳承給寧次。鳴人改革如前所述,不太可能,除了岸本是否有能力處理此一問題之外,從第一部看來寧次這部分的故事就是任人想像了,因為少年漫畫的主題不在這裡,假使岸本有心處理當然是樂見其成。再來是日足,只有日足有這份心,也算是突破了宗分家的限制,寧次的努力也是有了成果,再往下講腦補成分居多。
b.與宗家和平相處
這點在第一部也達成了,日足願意與寧次進行修練,表示他願意栽培寧次,認同他就算是分家也擁有足夠的實力,而願意讓他變得更強。日足、雛田都與寧次沒有了宗分家的隔閡,在宗家裡一同修練,彼此和樂融融,他們之間沒有宗家分家,只有日向家,是一家人。所以可以從這點去期待寧次往後的成長,以及見到日向家的改變,這都是在第一部就有了。
3.外在自由-咒印
這點從第一部來看,讀者不會想像到這個層面,因為這意味著寧次的死亡,所以從過往的脈絡而言,寧次的外在自由是不可能完美達成,除非這次岸本真的是要讓寧次解開咒印的束縛,否則從終極的完美目標來看,這點是不可能的,但是寧次可以達成以上兩個層面,但會不會著墨至此則是岸本的意思。(不然就是腦補以後是不是有其他解開咒印的方法了)
 
所以我說岸本對寧次的自由反而是退步,原因就在這裡,日差是選擇死亡意義的自由,寧次則在第一部是就已經不再受限於此,如果岸本真的僅僅是要描述寧次內心自由,那614話無疑是多此一舉又走回頭路,毀了這個角色前面的刻畫,並將其自由的意涵受限在跟父親一樣的層次。岸本的想法是如何,我不想去揣測,僅從他表現出來的故事去看。
而這一話不論是戰鬥或是角色刻劃都是徹底的失敗,這就是為什麼我不能接受的原因,就算寧次真的就這樣了或是有轉機,我對這一話的評價仍然不會有改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