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eker。

關於部落格
不論今日是否讓你逐開笑顏,只願今世令你無悔。-----------歡迎先看自介 : )
  • 201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寧次於疾風傳之尷尬存在

血瓔•花之殤:
我一直覺得,火影的整個故事架構,實際上根本不是一個統一的整體,而是兩個完全不同的體系,強行拼在一起的。兩個體系都有自身所屬的價值觀、代表人物與情節發展趨勢,而且這兩個體系之間的關係,還相當緊張,其間存在的裂隙,已經發展到了觸目驚心的斷裂。
 
體系A:宿命輪迴、天才血統傳承、設定優勢、精英史觀、深化主題的嘗試。
代表人物:正方是鳴人、佐助兩位男主,反方為帶土、佩恩。
 
體系B:改變命運、熱血、自主奮鬥、同伴友情、無設定優勢、少年漫組團打怪傳統模式。
代表人物:正方是除佐鳴以外的其他小強,也包括忍者聯軍。反方包括除佩恩、鼬以外的其他曉組織成員。
 
與此相對應的是,這個雙重故事結構之間的斷裂,也隨著故事情節的演進,越來越顯著。兩邊的價值觀、人物,日益呈現一種彼此對立的森嚴狀態,任何的“越界”,都可能暴露出原有故事情節存在的不和諧。
 
隨著故事情節的演進,A與B兩大體系之間的緊張狀態,必然越來越趨向於斷裂。A體系的血統傳承與宿命輪迴越發崢嶸鮮明,藉由六道血統而導致的設定優勢必然令外人無從插手。整個故事結構演變成了:體系A的幾個人物飄在最上層打得熱鬧,體系B的大部分人物沉在水底下波瀾不驚,中間空出好大一塊空檔。
——打個毒舌一點的比喻:火影現在的故事,就活像一碗放冷了的雞蛋湯。湯麵上星光燦爛飄著滿滿一層油花,碗底紋絲不動沉著所有的蛋花,中間的湯已經變成清水了。
 
這種斷裂的結果,就是罵聲一片的四戰:無數高手打個穢土醬油匆匆離場,四戰變成了主角一個人的戰爭,其他小兵在一邊嗑瓜子看熱鬧當啦啦隊叫好。
 
------------------------------------------------------------------------------------------------------------------
以上是層主原文。
接下來貼上我跟他的對話內容
 
日向流人:寧次一開始正是體系A的代表人物,而鳴人當時還是體系B呢,中忍考試鳴人與寧次那戰正說明岸本那時的價值觀,也讓寧次從體系A轉為體系B,寧次正是這兩體系衝突之下的犧牲品吧,日向家也同樣是犧牲品,在宇智波寫輪眼的風華之下,哪還容得下"最強一族"的白眼。
疾風傳岸本早就沒辦法顧及體系B角色了,不斷拉抬鳴佐二人,又往上牽扯到家族血緣,日向家在這種狀況下真的十分尷尬。岸本如果不是忘了原本的設定,就是故意錯置焦點,以為讀者都忘了嗎?抱歉一談到寧次就長舌了ˊ_ˋ
 
血瓔•花之殤:鳴人是兼有體系A和B的雙重特點,一開始看起來像體系B(而且還是混得不那麼得意的體系B人物),但後來AB給他加的體系A的東西太多了,這也造成這個人物的前後不和諧。佐助是一開始就是個體系A,櫻則從開始直到現在都是體系B。
麻煩也就在這裡,實際上“吊車尾打敗天才”的設定,是屬於體系B的價值觀,拿到體系A,根本就沒有可實踐性。結果寧次就必然杯具了:體系A他已經進不去,而且他的存在本身,就非常鮮明的顯示出這倆體系之間的大坑。
 
日向流人:鳴人最初的體系A特點就是九尾查克拉及四代父親這個伏筆吧XD但他原本確實是體系B價值觀的代表,寧次則正是體系A的代表,寧次的外在客觀設定是A,但與鳴人一戰,價值觀成為B。
岸本後來像忘了日向家一樣,也像忘了寧次這個人物所代表的意義,又或許是根本無法掌控,只好在最後強硬的改變寧次的想法,順便狗血一番,我倒寧願他就擺著日向家不管,專心他的鳴人英雄傳就好了。至此地步,也讓鳴人與寧次當初的對話顯得格外諷刺。
-----------------------------------------------------------------------------------------------------------------
目前與層主只談話到這裡XD其實這位層主之前就有其他貼子也有提及對火影的看法,頗有共鳴。
這邊也附上連結

http://tieba.baidu.com/p/2289227004
此篇乃劇場版忍者之路的感想批評
http://tieba.baidu.com/p/2411739490?pn=2
這篇可以從33層開始看XD
因為是在春野櫻吧,所以討論主要是在小櫻身上w
------------------------------------------------------------------------------------------------------------------
因為血瓔君已經把主旨點出來了,以下就由他所寫的架構繼續闡述。

寧次這個角色如同上面所提到的,他正是第一部中體系A最鮮明的代表人物,除了因身為配角而沒有的設定優勢之外,其他都正是剛登場的寧次所擁有的價值觀。並且,深化主題的嘗試也在此顯現,寧次這個角色乃岸本將家族體系帶出,稍微涉及政治範疇的嘗試。


寧次在第一部帶給讀者的意義與其所顯現的價值觀為何呢?

正是體系A至體系B的扭轉,代表著體系B的勝出,固守著命運論的寧次,最終被吊車尾的鳴人打敗了,並且打開了自己的心結,不再受命運束縛。在此可以知道,寧次是初期涉及哲學範疇的角色,將角色的內心深入至命運論,另外帶出宗分家此一社會政治分野的題目,因此,顯而易見的,寧次正是初期體系A的代表。
儘管岸本在第一部時便因自身的社會政治觀察程度不足,已然相形見絀。但因日向家乃配角之地位,就算往後不再處理此題目也無不可。

窘迫的便是日向家在木葉村所擁有的稱謂─最古老名門、最強一族。

在第一部末尾大大拉高寫輪眼的能力之後,日向家形同虛設,一如在614話中只能空喊口號一般。日向家在整個火影世界中,成為尷尬的存在。
而寧次也在體系A與體系B之間,成為最尷尬的人物。原為體系A的他,也擁有著體系A的外在客觀設定,但卻因第一部的價值觀與劇情使然,而成為體系B中的體系A人物,雖然實力被削弱不少,但他仍是唯一成為上忍的(儘管後來幾乎沒有那樣的強度,亦可說是岸本早已不玩忍者的分級制了)。

在疾風傳的價值觀架構下,怎能不顯出他的尷尬與衝突?而寧次便是此衝突下的犧牲品。

他所代表的衝破命運的限制,超越宿命輪迴的意義,與岸本目前所安排的劇情截然不合。這也是為何有人在614話之後,不斷以命運論加諸寧次,並以為宿命輪迴正代表著寧次這個角色。
這便是在第一部未能體會寧次這個角色的含意,只以最後614話去解讀所造成的極大誤會。也說明了岸本最後的確毀了寧次這個角色過去的刻劃。一個突破命運之人,最終被以無法突破命運作解讀,豈不嘆哉?

如今岸本的火影忍者世界─NARUTO的世界,不斷的強調血統與宿命,宇智波斑之於千手柱間;宇智波佐助之於漩渦鳴人,並由此延伸至六道仙人。我想這是現在有在追進度的人都能知曉的。
鳴人在第一部所代表的體系B價值,在疾風傳已全然轉換為體系A,與此對比的寧次以及尷尬的日向家,幾乎在這個架構下難以維繫。
便可知道,鳴人在614話時說的台詞有多可笑,當然這不是鳴人的錯,是岸本的問題,角色是無辜的。現在的角色都只淪為岸本劇本的演員,生硬的按照他的劇本演出,這也是為何許多讀者都感覺到角色的詭異。

需要用台詞來突顯的天才實在太可悲,需要用台詞來彰顯的最強一族也只能邊緣化。
------------------------------------------------------------------------------------------------------------------
嗯...大致上說到這邊吧,一直用這種語氣也蠻累的XD

不得不推批踢踢漫吐版的鄉民,無怪乎他們尊寧次為先知,正是寧次在中忍考試對鳴人所說的話,完全打臉岸本現在畫的劇情。先知寧次早已預言會成為火影的人是怎麼樣的人了w
看到鄉民提到寧次時,總是啼笑皆非,許多人也為他感到惋惜,於此已足。

最後說下653話的感想,最後一頁提到"孤獨"這個詞彙時,出現了寧次614話的畫面,其實我真的很想吐槽啊
寧次對於鳴人還沒到那個程度吧?這樣實在讓我覺得矯情耶
又不是原七班的其中一人,用自來也的畫面可能還更適當w
------------------------------------------------------------------------------------------------------------------

欸突然想到就再來寫一下,不知道為何不少人一直牽掛小櫻的幻術才能這件事...
其實很簡單啊,就是寫輪眼的關係啊 囧
在寫輪眼面前,幻術算甚麼?最強幻術就是寫輪眼的瞳術啊!
君不見後來都沒幻術了嗎ww頂多只有蛤蟆仙人的仙幻術(自來也v.s培因那裡)
幻術早就被岸本玩爛了,根本沒有其他人使用幻術的空間,紅這個角色就是顯見的例子啊
所以幻術甚麼得早就不用想了,就是被岸本自己不斷增強的寫輪眼給搞壞平衡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